当时方位: 主页 > 其他类型 > 盛宠医妃:极品驸马是木兰 > 第920章 拉帮结派(作者:冷小萌)

第920章 拉帮结派

    ();

    “武陵王听了你的话后,神色匆忙的脱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大叫,我怕你真的说出点什么,只好将你打晕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一脸苦逼的说道;“打得好,打得好!”

    “你怎样不早点把我打晕,我昨夜还说了什么不应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横竖你们从宫中出来,武陵王的脸色就有些不对,估量你说了一路的胡话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揉着快要迸裂的脑门,想要想起自己昨夜说了什么,可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脱离时,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爷脱离时说,你喝醉了,不断胡说八道,让我回来帮你好好醒醒酒,还说他有工作要处理,让我好好照料你,说完就匆忙脱离了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脸色有些丑陋,嘴里不断的嘀咕着:“坏了坏了,我昨夜必定是说了许多不应说的话!”

    “昨夜就不应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简单得意洋洋,王爷现在必定觉得我有断袖之癖,必定觉得我是反常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楚宸煊应该还没察觉出她是女儿身,否则不会匆忙脱离,而是责问她为什么骗他,为什么一向在他身边却不告知他。

    “怎样办,怎样办?”

    “今后还能不能好好的游玩了?”

    唐小七烦躁的把自己的头抓成了鸡窝,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“紫瑶,我该怎样办?”

    苏紫瑶摇着头一脸怜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先逃避王爷一段时刻,避免碰头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等过些天在碰头,到时分说不定王爷早就忘了那天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昨夜王爷也喝了酒,估量他也不会太留意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拍着自己的头,后悔不已,他现在必定把她当成反常了,今后碰头多为难呀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书院住一段时刻,横竖书院也凉爽。”

    “唉,期望他早点忘掉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昨夜没说出我是女性的工作,否则更费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苏紫瑶看了看天色,开口说道:“该吃晌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在等等,等午饭往后最热的时分在去书院,以免路上遇到为难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过午饭后,趁着日头最毒的时分上山去了书院,惹得两人汗流浃背,脸色烫红烫红的,似乎要被蒸熟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热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逛逛走,快走!”

    “造知道等晚上来也行,这日头也太毒了。”唐小七撑着遮阳伞,一边走一边诉苦气候热。

    两人刚进书院就看到一群墨客,盯着太阳站在光溜溜的操场上,王通和唐管家则在周围转来转去的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晒太阳吗?

    现在应该是午休时刻吧?

    王通究竟在搞什么,莫非不知道这样会中暑吗?

    “紫瑶,我们曩昔看看怎样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瞬间再回去歇息,看看王通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王通看着两个撑伞的人向操场走来,只见他匆促跑了曩昔,走近才发现是唐小七和苏紫瑶。

    “令郎你什么时分回来的?”

    唐小七开口说道:“前天正午就回来了,不过没怎样来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说我怎样没见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令郎您和夏国和谈的工作我都传闻了,传闻没不费一兵一卒,没花一两银子就把夏国给劝退了,几乎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勇敢业绩都传遍整个书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传的,又是你这个大嘴巴?”

    王通嘿嘿的笑着,然后又开口问道:“咦,今日又没下雨,你打个伞为何?”

    “这么毒的太阳底子就不会下雨,打伞也是负担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看了一眼操场上快被晒成鱼干的墨客们,开口说道:“你也知道今日日头毒,还让他们在这里晒太阳?”

    “究竟怎样回事?”

    王通一脸我被委屈的表情说道:“这件事可不怪我,不是我成心责罚他们,实在是这帮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,再不管管就要翻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正午他们在食堂打架,差点把食堂给拆了,现在还没拾掇好,不信您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蹙眉问道:“打架,为什么打架?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呗,有的连小事儿都没有,纯属便是我看你不顺眼就想经验经验你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吃了一惊,皱着眉头说道:“擦,谁这么狂?”

    “看人不顺眼就要着手打人,想翻天不成?”

    “今日还不是最严峻的呢,前些天还有个墨客被打的头破血流,现在还在家歇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打架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工作了,最近这三个月这样打架捣乱的状况常常发作,最近是越来越频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也不知道是谁先跳的事儿,接下来便一发不可拾掇,他们全都打成一团,局面差点保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唐小七眉头紧皱:“这么严峻?”

    “怎样回事,本来不是好好的,现在怎样可能由于一点点对立就悉数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一开端还好,时刻久了都了解了,对立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端是一两个人的对立,后来开端拉帮结派,后来闹着闹着就成了一群人跟一群人的对立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的瞧不上外地,成果好的看不上花花公子,花花公子又瞧不起寒门子弟,寒门子弟又自命清高,总归他们现在的联系很杂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些成果欠好条件也欠好,靠着老一辈盖书院进来的那群人,便成了一切人的欺压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比较自卑,受了欺压也不敢抵挡,只能忍着,可是逼急了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的那个被打伤的便是一个巨贾子弟,打人的是个寒门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人住在一间屋子,有钱那个整天欺压没钱那个,最终把人逼急了,没钱那个直接拿着砚台把他的头给砸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发现及时,否则怕是要闹出人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那个被打伤的还在家养伤,打人那个也被罚脱离书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终的处置还要等您决议,是两人都开,仍是把打人的开除,又或许两人批判教育后,让他们返校。”

    www想和更多情投意合的人一同聊《盛宠医妃:极品驸马是木兰》,微信重视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至交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回来书目,按 ←键 回来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