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方位: 主页 > 都市言情 > 神尊嗜宠:魔妻狂上天 > 第512章 魔皇出生6(2更)(作者:九幽玉兰)

第512章 魔皇出生6(2更)

    阴月目睹自己费了那么多口舌,玉琉幻几句话就从头哄好了小幼圆,气得肺都要炸裂了,她持续迷惑小幼圆,但是,又说了一大堆,却见小幼圆仍旧泰然自若的坐在莫凡政身边,怡然自得的吃果子,毫无反响,还时不时傻兮兮的冲着莫凡政点点头,脸上笑眯眯的,嘴里也连连说着好吃。

    莫凡政也笑着说等他吃完了又去给他摘更多果子,今后还带他去吃许多好吃的,小幼圆“咯咯”直笑,好不高兴!

    玉琉幻见到小幼圆这副容貌,却是看得心头大惊,心底也越来越不安,小幼圆身上有魔气,如此喜怒哀乐无常,底子无法操控魔气,定然会痛苦万分,怎样他却泰然自若?

    阴月又说了一些愈加具有离间的话,却仍然见到小幼圆毫无反响,忍不住心头大惊,她的诡术之语好像彻底没传到小幼圆耳中,小幼圆听不到,所以才没有任何反响。

    阴月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玉琉幻,只见玉琉幻轻轻侧目看了她一眼,好像底子没把她放在眼里,却在细细凝神着什么。阴月这才反响过来,是了,定是玉琉幻以极为凶猛的修为,半途截断了她要用诡术传给小幼圆的话,因此小幼圆才会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玉少主,玉……玉……”阴月这会儿尖着嗓子想要开口,却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,嗓子就像是被什么钳住了一般,一张口便觉痛苦不已。

    阴月听自己说话全无声响,登时心头一凉,没想到这个玉琉幻居然如此凶猛,她也会诡术吗?阴月没想到玉琉幻居然可以操控她说不出话来,心中感到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阴月目光死死的盯着玉琉幻,却见玉琉幻正在和阳珏协商着和解的工作,看也没看她一眼,好像彻底没有把她放在眼里,仅仅偶然给她一个斜眼目光,好像见她老老实实的待在那儿,便再无心思管她。

    阴月心知自己今天必死,但她就算是死,也不会放过玉琉幻,玉琉幻万万也不会想到,此刻正在乖乖吃着果子的小幼圆,早已不是她知道的那个小幼圆了。只等她给小幼圆下的诡药一过,他便暴露无遗,暴戾无常,到时候六亲不认,神智模糊,便是天王老子也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小幼圆嘴里整天叫着主人,却不知道他暴露无遗之时,究竟还认不认得自己的主人?也不知道她主人还认不认他,确实有一场好戏可看!

    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阴月暗自笑着,她哪里也不去,就在这儿等着看好戏,估摸着也就只要一刻钟的时刻了,到时候让这群人见识一下什么是国际末日来临。

    已然七大宗族无力反抗玉门,那七大宗族这些活着的废物又有什么用途,不如和玉门人一同体会这国际末日好了。

    阴月唇角挂着邪邪的笑意,虽一言不发,却让人一看到她黑衣之中白得通明的脸,还有那幽静空泛的眼睛,以及那红艳得如血一般的嘴唇就觉得反常可怕。

    习宁目光直直的盯着阴月,总觉得这女性神色怪异,好像还藏着什么后招,但见小幼圆这会儿非常愉快,正在莫凡政身边乖乖的吃着果子,却也想不明白这个阴月还能做些什么?又或者是说,她还有其他方法迷惑小幼圆吗?

    习宁并不敢挨近小幼圆,他深知小幼圆恨他挨近琉幻,在小幼圆心里,便是他抢走了琉幻,而凡政兄则不同,他待小幼圆历来很好,又从不好琉幻多说话,因此小幼圆一向就对他形象还不错。

    玉琉幻和阳珏协商和解的工作结束,就差最终的血誓,蓝忆昔已早就做好了预备,等着实施咒术,却见玉琉幻和阳珏都不说话,好像在警觉着四周什么。

    其别人好像也察觉到周围气味不对,暗自警觉起来,这空中的天色,好像不如之前那般亮堂,四周气味也愈加压抑,好像有什么妖邪要侵入这片六合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天色越来越暗,好像被泼了淡墨一般,暗得让人心头压抑,阴月唇角笑意越来越大,一双眼睛幽静莫测的看着玉琉幻,突然间,她用尽全力,开口说道:“玉琉幻,你不是傲慢惟我独尊吗?我倒要看看,你是否可以抵挡得了魔都的千军万马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阴月仰天长啸,鲜血顺着她嗓子从嘴里流了出来,她遭了诡术,嗓子被锁住了不能说话,但此刻此刻,她强行让自己开口,嗓子便如有火炭灼烧一般,痛苦难抑,一说话,嘴里便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玉蜃楼心头一骇,魔都的魔物永生不能出魔都,除非,除非诞生了可以统领魔物的魔皇,莫非……玉蜃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幼圆,阴月故意带了小幼圆过来,莫非小幼圆竟是魔都的魔皇吗?

    玉蜃楼不敢再往下想,眸光深痛的看了玉琉幻一眼,只见她小脸上和他相同的震动和不敢相信,玉蜃楼登时只觉得一颗心痛得要炸开一般,脚步情不自禁的向后,踉踉跄跄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栾风心头一惊,急速扶住自家尊主,尊主历来潇洒自如,何时如此慌张过,莫非接下来还有更为严酷的战役吗?

    其他世人听到阴月说魔都的千军万马,尽皆失容,这个传说中的魔都,确实存在吗?他们看看此刻淡墨一般的天色,俨然就像是有魔物要到来一般,想安慰自己说魔都不存在,好像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,好好的看着罢。”玉琉幻冷眼横了曩昔,眸中显露一丝冷笑,慢慢悠悠的说道,“我玉琉幻在祭渊之底十年,魔神姑且不怕,又何惧魔皇?”

    清清冷冷的一句话,却仿若一颗定心丸一般,瞬间稳住了七大宗族和玉门人的心,是啊,玉少主在祭渊之底待了十年时刻,什么样的魔物没见过,关于这些魔物,又何足惧哉?

    只要玉琉幻心中清楚,这话不过是为了安稳军心,让我们不至于惊惧,但面临不知道的敌人,要怎么保全这么多的人,她心中却一点底也没有。

    阴月愣了一下,随即大笑道:“呵呵呵!死鸭子嘴嘴硬!你以为魔皇是谁?你若能下得了手杀了魔皇,我才真的敬仰你!”阴月说话间,偏过头看向正坐在莫凡政身边,一脸愉快的,乖觉的吃着一颗红云果的小幼圆。想和更多情投意合的人一同聊《神尊嗜宠:魔妻狂上天》,微信重视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至交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回来书目,按 ←键 回来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