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冷情总裁俏娇妻 > 第1009章 来不及思考(作者:明小倾)

第1009章 来不及思考

    丁沫沫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这个城市找了三个小时,却一无所获——她根本不知道她应该去哪里找!能去的地方都已经去过了,但是公司都已经人去楼空,她怎么知道球球会被藏在哪里?

    期间她打斯特的电话,却没有一次打通的,都是不在服务区。

    连斯特都不能帮她,她不知道还能指望谁?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绝望覆盖上来,让丁沫沫不禁无助地在马路便蹲下,将头埋在了膝盖中抽泣……

    她手中的电话,却在五分钟内,突然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斯特的号码,丁沫沫欣喜若狂,激动得差点将手机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地抓稳了手机,仓惶地按下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他很好,等我回来。”他特有的沉稳嗓音从对面传过来,斯特如此淡淡地交代,安抚了她一句,然后利落地搁下了电话……

    孩子是秘书抱过来的,扑到丁沫沫怀里哭了个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丁沫沫也吸着鼻子,搂住怀中的小人,却怎么都忍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泪大把大把地往下掉,几乎沾湿了球球的背。

    等到情绪稍稍平复的时候,丁沫沫才想起来,哑着嗓子问站在旁边的秘书,“斯特呢?”

    刚刚还是他打电话过来的,说球球已经没事了,那么他自己呢?

    她竟然忘了问他自己怎么样!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秘书摇摇头,微微一笑,下意识地扯开了话题,“早点带他回去休息吧,小孩子经不起吓,回去好好安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丁沫沫开口,反身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丁沫沫叫不住她,只能转过脸来问球球,“叔……爸爸呢?”

    球球茫然地摇摇头,实话实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刚刚在那个阴暗的仓库,他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只听到外面一阵嘈杂,然后就是爸爸冲进来,将他抱在怀中,安慰他不用怕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被爸爸蒙上了,听得到外面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,但是完全看不见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还想再问什么,但是对上他茫然清澈的小脸,丁沫沫还是忍了下来——作为一个合格的母亲,这个时候应该做的,是尽量让孩子忘记这种记忆,而不是唤醒他的记忆!

    不能因为她个人的好奇,就给孩子留下不必要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妈咪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她轻轻地拍了拍球球的肩膀,“我们回家。”……

    将孩子交托给优优帮忙带着,丁沫沫就往斯特的公寓赶去。

    今晚斯特没有出现,直觉告诉她:肯定是出了什么事!

    站在

    公寓的门口,丁沫沫紧张地捏着手中的门钥匙。虽然她有他家的钥匙,但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开门,她一直在想:会不会显得有些唐突?

    她犹豫了良久,才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勇气开门进去……

    “斯特,你在吗?”客厅里昏暗一片,房间中的灯却是亮着的,透过门缝,还能隐约看到光线投射出来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酒精味道,刺鼻的感觉让丁沫沫心中一慌,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朝着房间冲了过去,“碰”地一声直接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男人不禁一震,警惕地抬头,看清楚来人时,脸上不由自主地闪现一丝尴尬:“你怎么……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同时,暗中将手背到身后,却无法掩藏这些用过了的酒精瓶子和边上带血的无菌纱布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将孩子交给秘书,让秘书送回去了,怎么……她还有时间来找他?

    原本他还觉得,这个时候,她应该在陪着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……怎么了?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丁沫沫犹豫着问出口,眉宇间满是关切,“是不是刚刚救球球的时候,弄伤的?”

    斯特不说话,只是手上的伤反正被她看见了,索性也不瞒着她,将手继续拿出来擦消毒水……

    带酒精的消毒水触上他的皮肤,让他不禁“嘶”地倒抽了一口凉气,而边上的丁沫沫也终于看不过去,主动上来接过他手中的活: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的伤口很奇怪:不像是刀伤,更不像是枪伤,反倒有点像是——某种机器弄出来的摩擦伤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弄的?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你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她拿起消毒棉球,在那些嫣红的伤口上擦拭着,半响才喃喃地开口,小心翼翼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一语带过。

    那个阴暗的仓库,他是不打算让她知道了!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唐路竟然会找到那样一个地方,真叫让他好找!

    她始终低着头,听到他说“没事”的时候,身形不由一僵,手上的棉球不禁一抖,正好按上他的伤口,让他不由蹙眉,“嘶”地一声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抱……抱歉!”丁沫沫连忙道歉,看到手腕上又有鲜血溢出来,眼眶不禁泛红,“很疼么?”

    斯特无声地摇了摇头,咬牙忍耐着,在她继续低头处理伤口的时候,缓缓地开口:“绑架球球的人,是唐路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丁沫沫顿了顿,没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点了点头:“我能猜得到。”

    球球还这么小,不可能在外和人结仇,所以绑架球球的人,想要报复的人肯定是她!她得罪的人

    ,也只有唐路了……

    猜到这点,并不难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沉默下来,气氛显得有些压抑,丁沫沫迟疑了好半响,才忍不住问出来:“那唐路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,是不是有些“不合适”?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死了,还是残了。”斯特撇了撇嘴,含糊不清,说的却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去救人的时候,那个巨大的机器是开着的,他手上的伤,就是那个机器造成的!

    最后,他拔枪,一枪过去,让他从那个架子上跌落下去,不知道他有没有掉在那个机器里——进去了,就是死了;没进去,也是残了。

    丁沫沫的心中不由地一颤——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中,包含着的血腥,她难以想象,也不敢想象!对于唐路的事情,她决定闭口不谈,闷着头将他的手包扎好,刚想收拾这些棉球,他的嗓音却从她的头顶先行传了过来:“我的手不方便,帮我洗个澡吧。”

    “洗……洗澡?”丁沫沫小脸一红,反射性地拒绝,指着另一只手,“你不还有一只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。”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直接否决了她的提议,朝着浴室的方向指了指,“衣服都脏了,也要换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个仓库,还真是脏得可以!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她绯红着小脸犹豫了良久,终于细如蚊蝇地应声,起身去帮他准备干净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丁沫沫帮他准备好干净的衣服,又在浴室中放完水,再出来的时候,斯特已经自己将衣扣解开,坐在那边等她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脸红的模样,他勾了勾唇角,暗中露出一丝邪气的笑。

    “脱吧!”他站起身,走到她面前,有意逗她,“总不能叫我穿着衣服洗吧?”

    害羞什么!

    又不是没见过?

    “你!”丁沫沫无可奈何地瞪了他一眼,权当是服侍球球那样服侍他了,在嘴里抱怨着,“幸亏我今晚来了吧?要不然你还得自己洗!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他长长地应了一声,却在她的小手滑向他的皮带时,忍不住出声,“丁沫沫,你只是为了球球快乐,才和我在一起的吗?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以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他提醒她,“我在c市,只待一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丁沫沫不禁一震,整个人都愣在那里,小手僵硬在半空中甚至忘了刚才的动作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个多月?

    他就要走了?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快到她根本来不及思考!

    “你想好怎么办了吗?恩?”见她不说话,斯特追问,俯身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的声音一顿,苍

    白而茫然的小脸对上他的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能奢求什么吗?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。”他轻声开口,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,然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,“我还是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碰”地一声,浴室的门发出闷响,从里面被关上,才将丁沫沫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,半响,才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站起来,缓缓地朝着门口走去,离开了他的公寓——她需要好好静一静,真的需要好好想想未来……

    对斯特,她有奢求,但是不敢。

    有些话,说出来,万一被拒绝了,就是难堪!她的自尊有限,所以还要好好思量……

    她这一“考虑”,就真的考虑了一个多月!

    在此期间,唐路没有再出现过,只是从报纸上听到一些消息——反正唐路的公司是破产了!唐路不知所踪,外界很多人估计是他负债累累,所以外逃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揣测:他被人买凶“解决”了!

    反正无论他的结局如何,他都已不再出现,也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冷情总裁俏娇妻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