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农门宠妻:夫君,来种田! > 第449章(作者:微微一晓)

第449章

    “倒是来麻烦你们了。”徐邈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先生怎么这样说话啊?”博闻急忙说道。先生在村子里住了几年,帮了家里很多。平常给人看病也不收钱,教他们识字也没要过钱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从没和你客气过,你反倒是和我们客气起来了。”玉忘苏嗔了徐邈一眼,“水生了还在你那里住了好长时间呢!”

    “倒是我说错话了,自罚一杯。”徐邈端着面前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谁也不用和谁客气,快吃饭吧!”玉忘苏笑着说道。一边给旁边的月牙夹菜。却见自己的碗里也放着些菜,鱼还是挑了刺的。

    她看了身旁的水生一眼,两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以前她总是有些惧怕婚姻的,在那个时代,结婚又离婚的人太多了。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导致婚姻无法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听了那些故事,真的是会对婚姻产生惧怕之感的。

    她也会担心,她会不会也遇到那样不幸的婚姻。

    不过直到如今,她却很庆幸自己的这段婚姻。虽然她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相守白头,可却也有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水生不是个总会说情话的人,也并不浪漫,可却让人觉得踏实。他们相处的感觉很自然,淡淡的,像是潺潺流淌的泉水,看似平缓的没什么浪花,却也带着源远流长的意味。

    水生对她好,都是在行动上的,一点一滴,将她的心浇灌的开出似锦的繁花来。

    吃过了晚饭,水生便让玉忘苏坐着,水生则和博闻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的样子,相处的不错。”徐邈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玉忘苏点头,“我很庆幸能够遇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世……”徐邈有些迟疑的看着玉忘苏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这个事啊?”玉忘苏瞪了徐邈一眼,“你明明就什么都知道,竟然还一直隐瞒的那么好。难怪水生刚醒过来的时候,你会那么着急,你是怕他说出自己的身世吧?”

    徐邈苦笑一声,“我也是为了他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对此,我也并没有真的怨怪你,甚至感谢你一直护着他。”玉忘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都知晓了,就不怕跟着他会有危险?”徐邈打量着玉忘苏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他若想要在这里平静的过一辈子,我陪着他。若是他有朝一日想起了过去的事,想要回到京城去。那么京城纵然是龙潭虎穴,我也要陪着他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既然沐诀还有个母亲在京城,那么水生一旦想起来了,如何会不想去看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而一个做母亲的,听闻儿子惨死,还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否真是皇上要他的命?”

    “沐诀曾经定亲,是礼部尚书楚大人家的小姐。楚小姐有一年入宫,一舞令皇上倾心。沐诀剿灭江匪出事,没多久,楚小姐便入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皇上想要置他于死地,就是为了抢夺那位楚家小姐?”玉忘苏皱眉。难怪吏治败坏,官府衙门是那种样子,就连帝王都是这样荒唐之人。

    竟然可以为了一个女人,就要暗害朝中重臣。

    天下美人多矣,帝王只要下旨选秀,想必有许多的美人会自愿入宫,何苦抢夺别人未过门的媳妇。

    原来水生所说的定亲之女另嫁他人,那个人便是皇上。

    “楚家那位小姐,艳名在外,几年前便被人称之为京城第一美人。也难怪让皇上动了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美人?”玉忘苏有瞬间的失神。京城人多,能称之为第一美人的,想必是个极美的女子吧!

    也难怪能让见多了美人的帝王都心心念念要占为己有,那么沐诀呢?是否也很在乎这个未婚妻?她若是和这位楚小姐站在一起,怕是要自惭形秽的吧!

    她见过的美女不少,自然还不至于看到倾城美人便生出自卑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她从来就没打算靠脸吃饭,故而也并非很在乎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竟莫名的有那么一点在意。她怕的是水生会在意。

    往往前任都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。因为有过感情,便总有些难以割舍。现代的时候不是总有些做妻子的,不愿意老公去参加同学聚会。

    因为学生时代,一个班级里总是会有那么几对小情侣的。那样天真无邪的岁月,没有油盐酱醋的琐碎,没有生活的压力,感情也美好而纯粹,是一场很多人都不愿意醒的梦。

    同前任相见,有些难免就旧情复燃,做出对不起伴侣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多想,不管他们曾经如何,到底都过去了。”看着玉忘苏的神色,徐邈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都过去了,希望是真都过去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他们虽定亲多年,可到底见面的机会不多,也未必就有多少情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不会多想的。我只知道,他如今是我的。”玉忘苏笑了笑。以其忧心忡忡,不如过好自己的日子。以后再说以后吧!

    月牙端了月饼和各种瓜果点心出来摆上,几人便围坐在一起,一边吃东西,一边等着月亮出来。

    玉忘苏拿了最大的那个月饼切开,恰好一人一块。“先吃月饼吧!今夜云多,不知道何时才能赏月呢!”

    月牙开心吃着月饼,“这个月饼真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月饼本来就是甜的啊!”玉忘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以前都是没有月饼吃的。”月牙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我们年年都吃,把以前的都给补回来。”玉忘苏摸摸月牙的头。虽然如今日子好了,可月牙还是总会想起过去的苦日子来。

    艰苦的日子,总是更让人刻骨铭心吧!

    “好。”月牙笑起来,乐呵呵的吃着月饼。

    正吃着月饼,月倒是出来了。玉忘苏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,都说守得云开见月明,还真是如此。

    云渐渐散开,月也就显露了出来。今夜的月格外的圆,也格外的明亮。离的那样近的感觉,仿佛只是挂在树梢。

    吃了月饼,赏过月,夜渐渐深了。

    次日,牙侩便找上门来,说是在西郊有处田地要卖,共有十多亩,是连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听着牙侩的描述,玉忘苏和水生也都有些心动。十多亩也是很大的一个地方了,弄成个小庄子倒是不错。盖上房子,再栽种上些花木,也能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且离着县城也很近,固然田地的价格比起乡下地方的要稍微贵上一点,不过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去看看吧!”玉忘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好出门吗?”水生有些担心的看着玉忘苏的肚子。看着她挺着大肚子走来走去的,他便总是胆战心惊的。虽然徐邈也说了,寻常多走动一下是好的。

    有些怀了身孕就总是不愿意动弹,到临盆的时候反而吃亏。一来是会延迟临盆的日子,二来不动弹的人,孩子临盆的时候也很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“这才几个月啊!没什么大碍的。”玉忘苏笑笑,“再说了,也不远啊!一路上都好走。”

    水生便去找了马车来,让牙侩带路,去看看田地。玉忘苏和水生要去,徐邈便也说跟着一道去看看,月牙自然不想一个人在家,也跟着去。

    出了县城,很快也就到了地方。玉忘苏看了一下,是真的离着县城很近。牙侩也说了,这里的有些人家会种些菜拿去县城卖,因为很近,就算是走着进城也花不了多大的工夫。

    田地的土质也都很不错,旁边就有水渠,灌溉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玉忘苏看着水生。

    “看着倒是真的很不错,隔的也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个好地方,要不是家里做生意发了,在外面置办了房屋田地,一家人都要搬走,寻常也是舍不得卖的。”牙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地方不错,价格也算合理,玉忘苏和水生也就很快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水生让玉忘苏先回去,他则和牙侩一起去办相关的手续。

    回到半路上,玉忘苏便说要下车买点东西。阿祥嫂生了孩子,她还是想着买些东西,等徐邈回去的时候给阿祥嫂带去。

    刚进了铺子,便听铺子里有女人抱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个云萝也真是太过分了,竟然利用完了我们就把我们一脚踹开了。”一个女人一边手忙脚乱的哄着孩子,一边抱怨连连。

    “好了,算了吧!不是还有这铺子吗?”一边男人连忙劝着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破杂货铺,值多少银子啊?你是不是傻了?要是我们的儿子以后成了蒋家的当家人,就是享不尽的富贵荣华。”女人一根手指戳着男人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反正是不成的了,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她凭什么把我们儿子赶出来啊?我们儿子可是老爷在的时候就做主过继的。她不过是个妾,算什么东西啊?”女人还在骂骂咧咧的。似乎是感觉到了她激动的情绪,孩子大哭起来,女人就更是抱怨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孩子被抱去养了那么久,都和我们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还小,知道些什么,我们对他好,自然也就和我们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没用的东西,任由那个女人这样侮辱我们,你也不敢说句话。她要真把我逼急了,我就把她的那些事说出来。谁不知道大小姐是怎么不见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男人连忙伸手捂住了女人的嘴。

    女人这才看到了站在门边的玉忘苏,脸上讪讪的。“夫人是买点什么啊?”女人瞬间也就变的和颜悦色的,把孩子一塞到男人怀里,便招呼着玉忘苏。

    玉忘苏虽然没见过这夫妻二人。不过从他们的话里也算是听出来了。应该就是蒋翰元过继儿子的那为堂兄堂嫂。

    她并不关心蒋家那边的事,倒是不知道蒋家少夫人不要这个过继去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世事多番变迁,蒋少夫人这样做,自然有自己的考量。如今蒋老爷去世,蒋晴失踪,蒋夫人眼盲,自然蒋家都是这位少夫人说了算,完全可以在蒋家一手遮天了。

    从这夫妻二人的话里来看,蒋晴的失踪莫非和蒋少夫人有关?

    想来也是,蒋晴这么大一个人了,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去一趟寺庙就始终了。必然是背后有人在安排。

    蒋晴到底是蒋家大小姐,在蒋家一日,自然都是有地位的。蒋少夫人丫鬟出身,又是妾室,地位上还是不能同蒋晴相比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蒋少夫人把蒋晴给弄哪里去了?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,不会是害死了吧?若真如此,这人还真够狠心的。

    玉忘苏匆匆挑选了些东西吗,付了银子便离开了杂货铺。

    “你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身子不适?”徐邈扶着玉忘苏上车的时候,略为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玉忘苏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想想蒋家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,接二连三的出事,也不知是天灾还是。

    要真是蒋少夫人害了蒋晴,蒋家还真是引狼入室了。不过真是如此,也是蒋家自作孽。蒋翰元都死了,还让一个女子进门,要让人平白的守寡一辈子,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没有幸福可以渴求,难免也就要对别的有所贪图,不然那日子怕是要把人煎熬疯了的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,回去吧!”

    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,水生才回来,田契已经都弄好了,以后那十八亩田地也就是他们的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玉忘苏便兴致勃勃的规划起那田地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着急动工的,你也不用这样着急着规划。”水生无奈的看着她,剪了剪烛花,让屋里更亮堂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时高兴,恨不得规划好了立时开工呢!”玉忘苏含笑画着设计图。她可都惦念了许久了,一定要好好的设计一番。

    见她坚持,水生便一直在旁边陪着她。

    玉忘苏画了一会儿,才觉得有些困倦了。她看了看画出来的部分,便又拉着水生问这样布置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才是最好的,我觉得这都很好。”水生笑着看设计图。

    房屋,花木,假山池沼,画的虽不精致,却也都表述的清清楚楚。他想想着,若是真等成了,怕是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。

    屋舍俨然,花木扶疏,自然是极美的景致。

    甚至连以后专门让孩子玩耍的地方都标注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便让人觉得温暖。仿佛那就是一个家最美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一个人住的地方,自然不能我说好就行啊!还要看你们的呢!”玉忘苏嗔了他一眼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农门宠妻:夫君,来种田!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