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首席通缉令:神秘校草是女生 > 第1224章 不生孩子(作者:南黎痞子)

第1224章 不生孩子

    左凌也是拿黎夜没办法。

    黎夜小声和她说话:“你羞什么啊,都已经结婚的人,我拉个手还不行嘛。”

    左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抽了抽,左凌自暴自弃:“行行行,你拉着,别松开啊。”

    程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见两个小孩站在一边说着悄悄话,笑了笑,也没打扰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两个小孩现在很幸福。

    “依依今年没回来过年?”凌圣安坐在沙发上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程老爷子叹了口气,“没有,工作忙,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黎妈妈剥了个橘子给左凌,笑着问老爷子:“依依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都老大不小了,男朋友都没有,再看黎夜和乖乖,这都要办婚礼,年纪都一样大,怎么差距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来,老爷子就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闻言,左凌挑了下眉,倒是有些奇怪。要知道,程依依上学那会儿,男朋友几天换一个,她长得好看,又是校花,又很主动,随随便便就能攻下一个男生来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男朋友都没有,说出来左凌真的有点不信,

    从程老爷子家出来,凌圣安带着左凌跟着黎妈妈和黎夜直接去了黎家,给黎老爷子拜个年。

    在黎家又玩了一会儿,黎夜跟着左凌回了凌家,午饭也是在凌家吃的。

    “黎夜工作忙不忙啊,别老出差什么啊,乖乖一个人在家,也没人照顾啊。”餐桌上,凌老爷子和黎夜说着话,“实在不行,你们就搬回大院来住,这样家里也能照顾照顾乖乖。她整天工作也忙,回到家也不会做饭什么的,家里这还有佣人在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黎夜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赶紧开口说道:“不忙,过完年我的工作都会减半,没什么事都会在家的。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你不用担心的,我也不小了,就算他不在家,我也能照顾好自己。”她现在已经快二十四岁了,爷爷还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,总担心她在外面会受委屈。

    其实黎夜拒绝的理由很简单,如果搬回来住,左凌肯定要住在凌家,他总不可能也住到凌家吧,虽然两家挨得近,可是这也是分居啊。明明结婚了,可是分房睡,像极了冷暴力。他第一个不答应。

    左凌拒绝的理由也是觉得有些麻烦,虽然警校到大院不远,但是确实没有她和黎夜现在住的小区近。而且她和黎夜已经结婚了,也不能一直住在家里啊。总要有个二人世界吧。

    黎夜这么粘人,要是回来住,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在大院里住,短时间还行,要是常住的话,真的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凌老爷子叹了口气,没有再劝:“行吧。你们没事就回来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黎夜点点头,朝着老爷子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年轻,工作别那么拼命啊。咱家又不缺钱,身体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左凌和黎夜老老实实的点头,听着教训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婚礼也要办了,什么时候打算生个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左凌:“……”怎么又扯到孩子身上了???

    黎夜一愣,下意识的看向左凌。生孩子这个话题,他倒是还没有和左凌提过,两人现在夫妻生活很频繁,但是安全措施做的也很到位,目前为止也没有出事。

    生孩子这件事他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,当然主要是看左凌的。她答应,说生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看左凌这样子,也是没想过这件事,没打算现在就生孩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给左凌夹着菜,一边说道:“趁着我还在,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呢,看看曾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左凌头疼的叹了口气,无奈的笑着:“这还早呢,婚礼办完再说吧。反正今年没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今年正是工作最忙的时候,有时间办婚礼已经很不容易了。所以生孩子这个话题,左凌觉得还很遥远,现在还没必要去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黎夜也配合的点头,“明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左凌和黎夜去z市的路上,就接到了希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,左凌挑了挑眉,对正在开车的黎夜说道:“好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黎夜偏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备注,笑了笑。

    左凌接通电话,顺手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生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希年应声。

    左凌一笑,声音愉悦:“恭喜啊,当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是个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呦,挺好挺好。帽帽可以啊。今天生的?”大年初一,这个生日很不错。左凌一直以为黎夜的生日就蛮大了,算是她认识的人里面生日最大的了,在情人节那天。现在来了个生日更大的。

    “对,刚抱出来。”希年说这话的时候也跟着松了口气,“很早就被进去了,下午才出来,难产,差点没保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还好,现在没事了。我站在手术室门口,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希年没好意思说,自己差点都哭了,他妈一直在旁边安慰他,说没事的,女人生孩子都这样。

    左凌皱了下眉,随后说道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黎夜正在去许荆南家里的路上,沈尽和木浅浅也过去了。等过两天再去医院看帽帽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左凌有点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黎夜也感觉到了她有点不对劲,趁着等红灯的时候,他侧头看着她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接完电话就魂不守舍的。帽帽生了,是个好事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生孩子。”过了几秒,左凌盯着前面那辆车的车牌,皱着眉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黎夜愣住了。

    绿灯亮起,后面的车按了喇叭在催。黎夜回过神来,收回视线目视前方踩了一脚油门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左凌才听到他开口:“不想就不想吧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惊讶左凌的话,但是黎夜转念一想,也表示理解。难不成,就因为她不想生孩子,他们就离婚吗?这个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左凌不想生那就不生吧。

    黎夜对孩子很喜欢小孩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抿了下唇,黎夜继续道:“我们两个就挺好的,不喜欢小孩子我们就不生。家里那边我去说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左凌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,到了目的地,左凌下了车就看到沈尽的车了。

    沈尽也看到了她和黎夜,打开车门和木浅浅下车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啊。”沈尽和左凌打着招呼,伸手又把提前买好的新年礼物递了过去,左凌也没看,回了一声,把东西放回车里。黎夜把给许荆南爸妈买的礼物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,黎夜问着沈尽:“确定是这里了?”

    沈尽点点头,说道:“知道是这一栋,但是不知道是哪个门哪一层哪一家。”

    黎夜:“……”行吧。

    “这要怎么找啊。”木浅浅长舒了一口气,这打冬天的,外面也瞧不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去那边物业问问,你们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左凌刚才坐在车上的时候就看到了物业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其他人等在原地,沈尽笑着给黎夜递了个烟,黎夜也没拒绝,直接点燃。他现在心情有些不好,真的要缓解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少碰烟这种东西,这是第二次抽。

    “希年家的那位生了,你和左凌知道了吗?”沈尽问着黎夜。

    黎夜点头,“知道,路上希年打电话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木浅浅站在一边,问道:“那我们要过去吗?”

    虽然和帽帽不认识,但是木浅浅还是很想去,想看看刚出生的小宝宝。

    木浅浅恰恰和左凌相反,她很喜欢小宝宝,也很想快点生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吧,生孩子这种事,也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回来的很快,快到黎夜烟还没抽完。被左凌撞见自己抽烟,黎夜有些心虚。不过左凌只是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个门,201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小区不是很新,但是环境很好,地段也不错。

    听说过许荆南家里有钱,但是知道许荆南爸妈住在这里,左凌也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后面,很快就见到了许荆南的父亲,左凌的疑问也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边不是位置好嘛,你阿姨想跳广场舞,这边也热闹。家里之前的宅子太大了,小南在云城工作也不近,不在家里住,就我们老两口守着那么多空房间也没什么用,家里也大也不好打理,干脆就卖了,在这边买了一户。”

    许荆南的父亲和许荆南很像,为人很随和,一点架子都没有,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笑意,眯着眼睛,虽然脸上已经有了皱纹,但是不难看出,许荆南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也很帅。

    果然,左凌在参观的时候,就在墙上看到了许荆南父母的结婚照。那个时候的照片没有现在这么清晰,有点小模糊,照片上的男人把手搭在女人的肩上,标准的笑容,很帅气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许荆南母亲穿着警服的照片。

    旁边的柜子里,也全是各种奖章。

    其中很多都是许荆南的。各种各样,有许荆南参加工作之后的,也有许荆南上学的时候得到的证书奖杯。

    许荆南的母亲刚刚出去买东西了,还没回来,家里就许荆南父亲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茶。”许荆南的父亲笑着给几人倒了茶,“晚上留下吃个饭吧,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左凌几人连忙点头,这也是他们的目的。

    左凌摸着发烫的茶杯暖着手,和许荆南父亲聊着天:“去年许荆南有回来过年嘛?”

    许荆南的父亲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没有,他工作之后,过年就回来过三次。前几个月啊,他妈妈还问过他,他还说今年过年能回来,他妈妈还挺高兴的。谁知道这年底了又突然被调走了。也不知道被调到哪里去了,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等他回来,让他好好的陪陪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许荆南成绩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从小就乖,也不像别的小男孩调皮捣蛋的,从小在学校总是第一名。本来以为他能考个好大学,肯定没问题,谁想着,这小子,自己报了警校,瞒着我和他妈。他妈妈知道后,追着他打。不过后面也就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点点头:“这一行太苦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我老许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又去当警察了,我们也都知道警察多辛苦,所以很不赞成他。但是没办法,他心意已决,怎么打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小就听话,那次还是第一次这么不听话,和我们对着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行,每天都很危险,万一出个什么事啊,我和他妈妈真的不知道后面的日子怎么过。”许荆南的父亲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左凌抿了抿唇,问着:“许荆南之前那个女朋友出事,到底是这么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啊……”许荆南的父亲顿了顿,似乎是在回忆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接到他们局长的电话,说小南有点不对劲,让我和他妈妈过去陪陪他,别让他做傻事。我和他妈妈也也不知道他有女朋友,还是听他们局长说的,说那天小南的女朋友死在小南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赶到的时候,小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怎么叫都不出来,他妈妈急的一直哭,后来找了开锁的人过来,把门打开。当时一进去,全是烟味,他就坐在窗前,抽着烟。整个人啊,魂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许荆南的父亲喝了口茶,继续说:“后来我们才知道,小南和这个女孩子刚在一起,没想到这女孩子就发生了意外,又是死在小南面前的,他心里肯定会有阴影。当时就怕他走不出来,怕他做傻事。那段时间,我和他妈妈搬过去,和他住在一起,每天陪着他。好在他自己坚强,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南上学的时候也没谈过对象,这是头一个,之后也再也没有过了。后面这几年,他妈妈见他走出来了,也给他找了几个的姑娘,他每次都说工作忙,见一面的时间都没。”

    “我后来就劝他妈妈,以后别给小南介绍什么女朋友了。我知道,这孩子还没走出来。我了解他,小南啊,长情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首席通缉令:神秘校草是女生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